于零桑-你与我荣耀不败

于零三三,话可能多,人废
混大部分二次圈
没啥特别雷的应该
以上

【无差】生者之死Ⅰ

#安雷安无差注意
#双视角注意,打斗无能注意,尽可能不ooc
#人生第一篇…嗝…惶恐咸鱼瑟瑟发抖…
#他们真好我写不出万分之一…
#就…就酱

【雷狮】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知道关于那个叫安迷修的蠢货的事情。
自诩最后的骑士,遵守着什么该死的骑士道,总是带着一脸恶心的笑容…

嗤。

雷狮把烟戳进酒杯里,笑容阴晴不定。

莫名其妙的闯进他的生活,然后把一切都搞得一团糟以后就拍拍屁股走人。

打着所谓正义的旗号,给与他人根本就不存在的希望…

明明就比他还要恶劣。

“为什么不死掉呢?虚伪的家伙。”
海盗握着雷神之锤的手紧了紧。


【安迷修】
安迷修坐在草地上擦拭着他的双剑。
篝火燃烧着,时不时迸出一些火星,照亮了他沉重的脸。

叫什么?
雷狮…来着?讨厌的家伙。

极端的自我,不服从规矩,毫无礼仪可言——难以想象他居然会是皇子。

表情轻狂恶劣到极点,很讨厌——一眼看过去生理上的讨厌。

“…分明就是恶党。”
骑士拿着擦拭双剑的软布的手更加用力。

“社会垃圾也不为过。”





【雷狮】
雷狮现在站在山顶,卡米尔三人则留在山脚下。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信息,每隔半个月安迷修就会来这个山顶,至于做些什么——雷狮没有听,他也不需要知道。

现在海盗靠在一棵树下,抱着胳膊,手指敲击的频率显示出现在他不耐烦的心情。

终于,海盗看见了那个人的影子从山的那一边走了过来。

海盗笑着举起了雷神之锤,一道雷在骑士的脚边炸开,算是打了声招呼。
果不其然的,骑士的脸沉了下来。

“呦,骑士大人,今天真是巧啊——”




【安迷修】
安迷修例行的修行被打断了,因为一个人——一个他本能上就讨厌的人。

今天的天气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空气里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味道,骑士和往常一样走上山,直到视线中出现一个影子。

他眯起眼试图看清,但脚边却突然炸响了一道雷。
很好,他现在知道是谁了。

那人摆出让自己厌弃的轻佻笑容向自己打了声招呼,而生理性的,自己拿着剑的手也抬了起来。

“恶党——”



【雷狮&安迷修】
雷狮低下头躲过了飞向自己的冷流,然后再把雷神之锤向上挑去,期间带出耀眼的雷光朝安迷修的脸飞去。
而安迷修则跳到一边,挥剑带起气浪。

“再来!”雷狮向前一步逼上,紧跟着雷声也到。而在这闪耀的电光中,安迷修只是小小的退一步,然后举起剑向对方的头部砍去。

雷狮并未迟疑,雷神之锤轻轻抬起,招架下这一剑,顺势推向安迷修。

“怎么了骑士大人,只有这点本事吗?”雷狮笑着,而安迷修的眉头皱的愈加厉害。





“用不着你说,恶党。”








-TBC-

呜呜呜伞哥怎么这么漂亮呜呜呜…
我爱他呜呜呜…
他世界第一温柔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好呜呜呜…
为什么我会一个懒神就磨到现在才开始画8.7的图呜呜呜…
明天可能会交出老叶呜呜呜…
他真好呜呜呜…
让我哭会…

【梗,或者说是设定??】骗徒和胆小鬼

#既然大佬写了我这个,于是干脆就写的有条理一点吧。原创。
#更像是一个故事嗝。
#以上

有一个胆小鬼,他生性胆小,可能没有表现出来吧。但是他真的是十分十分胆小,胆小到连幸福都惧怕。

有一个骗徒,他从不说真话,靠谎言度日。因为依靠谎言生活是很困难的,所以他欺骗所有人,包括他自己。

然后啊,有一天骗徒和胆小鬼相遇了。

胆小鬼喜欢骗徒,他爱着骗徒,但他从不说出口。
他害怕说出口之后,骗徒就会离他而去。

骗徒也喜欢胆小鬼,但他也从不说出来。
“怎么可能呢?”这样的欺骗自己。

然后时间就这样过去。

终于有一天,骗徒因为欺骗人们,要被人们在黄昏之时推上绞刑架处死了。
胆小鬼知道这个事情之后很害怕,他害怕骗徒会死掉。
于是胆小鬼啊,就用尽全身的力气,战战兢兢的向骗子大喊着。

“我最讨厌你了,给我离开吧,给我消失吧,在黄昏之前,从这里出去。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从未说过谎话的胆小鬼说出了第一个谎话,骗子没有任何怀疑的便相信了他。

“离开吧,离开吧。”站在山丘上的骗子徘徊着,眼睛向着村庄。

“只是啊,无论如何,在离开之前。”
“在离开之前,只有这个,要让你知道。”

骗子把兜帽的帽檐拉下,又向着村庄走了回去,只是村子里的人们都在说着胆小鬼背叛了他们。
骗子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乱,几乎把自己绊倒。

终于,他走到了小屋。

只是小屋里,只剩下满目疮痍,和躺在地上的胆小鬼。

“所以啊,你才是最厉害的骗子不是吗?”
骗子抱着胆小鬼,一遍一遍的骗自己这是梦,但是眼泪却一直在流下来。
“明明胆小的人,是我啊。”



然后太阳落了下去,再也没有光。


————————
hmmmm…
很个人的梗…写出来就变成了小故事。
其实吧更重要的是心理描写我却完全没有写出来…
emmm不过作为梗的话,这个但是需要具体发挥了嗝…
以上。

毫不要脸的发了上来,给大佬花纹症的配图。
经管看不出来花纹bu.
有字版本。
五个小时的细化指绘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饿死了
丽莎你是我的神!!!!!
打call!!!!!
啊啊啊啊啊啊啊!!!!!!!!

【伞修】假如重来?

Ⅰ.

那个故事其实还有一些插曲。

年前的少年带着微微歉意的笑容,我整理了一下手中的稿纸,拿起笔。

少年慢慢的说着,眼角带着笑意,声音轻轻的,吐词清晰。

Ⅱ.

温柔少年遇见出走的少年的时候,下着雨。

出走的少年那个时候穿着白体恤,牛仔裤和黑色运动鞋,整个人蹲着蜷缩在巷子里的屋檐下,头埋在手臂里。

像只淋湿的猫。
想到这里,温柔少年笑了出来。

“没有地方去的话,跟我走吧?”

那个少年抬起头望向自己,有着黑眼圈的眼睛里有着点不信任,片刻后还是伸出了手。



后来所有所有的故事都是从这一刻开始的。


Ⅲ.

他问了少年的名字,叫叶修。

“不过你这个身份证又是谁的?你的兄弟?”温柔少年趴在床上,看看手中的身份证又看看对方。

“…我弟弟的。”

“为什么不拿你自己的?离家出走总得有点准备吧?”

“…”
“我拿了我弟的行李。”

“啊?”

“我拿了我弟的行李,字面意思。”

“…我觉得吧,你父母可能要被你们两兄弟气死…”

“…可能吧。”

Ⅳ.

如果能够重来的话。

或许温柔少年不会踏出网吧,踏上那条马路,也就没有那飞来横祸。

他会和另一个少年一起走上荣耀的巅峰,一起拼搏十年又十年。
三连冠,或者更多。

神枪和战法的传奇,从此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他们,则会平凡的一起生活下去。


Ⅴ.

但是温柔少年摇了摇头。

不会的哦,不会的。

因为未来是过去的必然。

可能只是那年那天没有下雨,
可能只是那次他匆匆赶路离去,
可能只是一次掷硬币的正反不同,
可能只是一次胜利的消失,
可能只是自己没有踏上那条路,

便成为了已经发生的未来消失的原因。

所以如果重来的话,温柔少年还是会在那天,那个时候向他伸出手。

还是会留下他,和他一起生活。

还是会在那天踏上那条马路,义无反顾的独往死亡。


因为阿修的未来,已经没有我了。
他这样说着,眼角带着泪。


Ⅵ.

后来啊,就像你们知道的。

他带领嘉世走上巅峰,三连冠。

然后被迫退役,离开嘉世,离开一叶之秋。

然后在那个雪夜里,走进兴欣网吧,拿起君莫笑,登录第十区。

然后闹翻第十区,带着一群网游班底,闹到神之领域。

建立兴欣战队,打败嘉世,获得挑战赛冠军,冲进联盟。

然后,第十赛季。


他们是冠军。



Ⅶ.

从此,再也无人知晓的,曾经的神枪与战法的传奇。



——End.——

_________________
这个是上篇关于一些故事的后续。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后续,只是想着,有什么还没有说的样子,就写了。
果然还是散文风…

梗…不知道打什么tag…

那啥我这里有个梗…
自己的辣鸡原创…

hmmm…
大致就是每个人身上都会有一株植物纹样, 在五岁之后遇到自己持有的纹样所代表的人以后, 纹样就会出现开始生长。

通常情况下两个人持有的是一对印记,呈镜面对称。
也有只有一个人持有一个印记的情况。

如果持有一对印记的两个人中有一个人死去了,另外一个人身上的印记就会开始枯萎凋零,当同事关于死去的人的记忆也会逐渐消失。

当植物纹样完全枯萎死去的时候,这个人就完全忘记了另一个人的存在。

嗝,那啥不是出生就有,是在双方都年满五岁才出现…

不要求两人年龄一致,只要都满五岁就好…

有人愿意就拿去写写吧…
注明出处就好嗝…

【伞修】关于一些故事。一些早就结束,却又开始仍未完结的故事

Ⅰ.

这是我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故事。

有点年老失修的旧书店里,点点灰尘在从窗口跳进来的阳光中逃窜。
细小的裂缝已经微微泛黄的白瓷茶盏里,淡淡水绿的茶水中漂浮着细小的碎茶叶,慢慢下沉。

坐在我对面的人眉目间糅合着温柔。


Ⅱ.

故事有点老套。

不愿安于现状的,叛逆的少年离家出走了。
在几经辗转之后,他碰到了另一个少年。

下着小雨的老城里,古屋的屋檐下,不知多少年的被从屋檐上落下的水滴砸出一排整齐的坑的青石板路。

另一个少年对他伸出了手。

“没有地方去的话,跟我走吧?”

朴素的白衬衫,黑长裤和帆布鞋,笑容就像是午休时的阳光,能够一眼望到底的简单,闪烁着,却不刺眼的温柔。


于是他也伸出了手。


Ⅲ.


温柔的少年是个孤儿,温柔的少年有一个妹妹。
兄妹两人相依为命,听起来温馨又心痛。

他和温柔的少年一起打游戏,代练,养家。
养他们的家。

“但是我和沐橙都挺开心的,你来了之后,沐橙更开心了。”
温柔的少年笑着,熟练的打碎蛋壳做起早餐。

他在一旁撇撇嘴,走向那人笨拙的帮忙。


Ⅳ.

没有然后。

本该继续的故事戛然而止了。

温柔的少年死了。

车祸。

原本要在那个夏天上演的精彩,因为一个人的永远的缺席,再无可能。


Ⅴ.

但是人生没有完。

离家出走的少年还是毅然登上了舞台,尽管身边再也没有温柔的少年的身影。

三连冠。

成神。

然后妹妹站在了他的身边。

四年的最佳组合。

但是又生枝节。

登上舞台的第八年,温柔少年离世的第八年。

他又失去了伴了他十年的角色,和温柔少年一起创造的角色。


Ⅵ.

那天是深冬时候,很冷。

账号卡最后还是给了一个后生,他不得不答应从这个舞台下场,退役。

他走出那个有些大大的“嘉世”字样的俱乐部,呼出的白气几乎成冰。

“那你怎么办?”
追出来的女孩大喘着气,和温柔少年一样的脸上写满担忧。

他几乎是一个晃神,然后笑了,捏紧口袋里的一张账号卡。
他摇摇晃晃的走了,想着今天真冷,冷的他骨头都僵了。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Ⅶ.

走进那个网吧,账号卡转区的时候,他看着屏幕上角色和温柔少年一样的脸。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记忆里的温柔少年说着。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Ⅷ.

他果真回来了。

君莫笑。
他带着由那个英年早逝的少年创造的角色,回来了。


闹翻了第十区,打到了神之领域,把荣耀搅了个鸡犬不宁。

带着从网游里集结的夜班子,冲过挑战赛,击败了嘉世,冲进了职业联赛。

然后他带着这些人,在联赛中翻云覆雨,一路披荆斩棘,终成冠军。

而他,与自己的曾经为敌。

那原本应该在十年前登上舞台的精彩,终是出现了。

只是物是人非。

操纵着一叶之秋的人已经不是他,而一叶之秋身边的,也不是那个少年。

当奖杯从他脱力的手中滑轮时,身边的队友接住了。
然后他们一起举了起来。



『多希望这个时候你在旁边啊…』



Ⅸ.


三十七场胜。


“算是给你一个超越的机会。”




Ⅹ.

三十七场的记录最后还是保持了。


面前的人也停止了诉说。
他还是温柔的样子,和十多年前一模一样。

他笑着,低头看摊开在膝间的书。
有些透明的他眼角微红。




“你到底还是放不下,苏沐秋。”

我摇着头,走出了书店。






故事还没完,但却又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END.—

【一些闲扯…可能是忠告也可能是请求嗝…】

#那啥这个对事不对人啊那啥…
#刷屏啊…可能是我矫情…
#就是一些瞎鸡感想…感觉不说就会死的咸鱼零(呸)咸于零很难过嗝.


Hmmmm…大概于零我在全职圈算是个老透明了吧…嗝混了三年还这样没几个熟悉的人真是没出息的辣鸡啊(笑…好失败啊这样一回想这三年真是…
啊,不扯了,远了远了。

emmm,这样说的话大概是想要给自己一个资历吧…这三年也算是看着一些人来,一些人走。

走的人,他们有他们的理由,除了可惜我不知道说些什么。
来的人,我一向都是欢迎的,有人能喜欢上他们就很好了,又怎么敢去强求些什么。

只是啊,不少的新人都还不够,他们还要努力,更加的努力。
并不是说他们不够资格,我说这些也没有倚仗老粉的东西来教训新人,只是,真的,感觉真的还不够。

身边有不少人是因为出了动漫,去看,然后入坑的朋友,所以我多少总有些感触。

先说说我吧。
差不多是三年前我入的坑吧…那个时候就是喜欢,超级超级喜欢他们,喜欢的不得了…
啊没词了,总之就是喜欢。喜欢他们的优点,缺点也觉得可爱。

嗯…因该是从那时起,就觉得他们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活生生的人吧(笑。
然后就开始觉得他们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想要见他们,想要认识他们,想要告诉他们我喜欢他们…虽然很可惜的,我不能。
一种求之不得的抑郁感。
但是啊但是啊,我真的超级珍视他们的!!

啊又远了…回来回来。

说说现在吧。
身边朋友不少都是我安利入坑的,当他们入坑之后我也超级高兴。

但很快的,我就觉得我是不是做错了。

他们是喜欢,可是和我的喜欢不一样。不知道哪里不同,就是不一样,一种异样的让人难受的不同。

当那个朋友说出她是叶修老婆,比不过苏沐橙比得过苏沐秋的时候;说我在现实中刷全职梗很尴尬的时候;后来我责问她她说她就是开玩笑的,不行我就当她从没没看过的时候;他们不愿意去看小说,说小说看不下去的时候…

从那些时候之后,我就明白不同的是哪个地方了。
我的心都碎了。

因为他们喜欢的只是形式,只是现在的热度。

好难过,好悲伤,好愤怒…
怎么可以这样呢?

就好像是,一直以来最珍视的,藏着掖着的,生怕丢了掉了的宝贝,满怀欣喜的捧在手心里给别人看,结果那人伸手拿走,看了几眼就随便丢掉的感觉,当你质问他时,他就对你说:没什么了不起的啊,我又不喜欢。你不给我看不就行了嘛。
愤怒,难过。只有这样的心情。

并不是,要求所有的新人像我这样把这当做信仰和荣耀,不指望会像我这样骄傲的告诉别人去炫耀他们的好。

只是啊,真的是喜欢吗?能好好对他们吗?
真的真的,要去问问自己。

我不敢说到死之前我都会在圈子里,但我敢说我在死的那一刹那之前,我都会喜欢他们。
这是我的宝贝,虽然我不认为需要所有人都像我这样,但是我希望他们可以被好好对待。

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啊…

『有幸在那一天,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真的真的,拜托了!!!

啊原本打算画个系列套图…
本来就辣鸡然后还懒…
果然画不完,画出来的还丑…
只有叶不修的这个可以看,老韩和小周已经去往火葬场了…
连滤镜拯救不了我…

1p有滤镜2p无…
啊我没有扫描仪只能渣像素拍照…
啊怠惰…(趴)

啊脑洞啊你永远填不完
啊手啊你永远都是废物
啊黄河啊你都是泥石流
啊西湖啊你都是泪
啊他们怎么会这么帅
啊我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美

嘛这个是爱丽丝设…
没画完。
计划是兔子亚瑟,柴郡猫阿尔,疯帽子老王,爱丽丝菊fa,双胞胎伊双子,先知腐烂…
额嗯别的想不出来了…
虽然是一个星期就好的事但是我懒…

先发个老王和米肥
就这样不管x.(ni